• 广西williamhill中国版网
  • 山东williamhill中国版网
  • 湖北williamhill中国版网
  • 四川williamhill中国版网
  • 云南williamhill中国版网
  • 广东williamhill中国版网
  • 安徽williamhill中国版网
  • 首页视频购物图库评论滚动 宝典文化高手新闻 客友上好东美定龙新兴连球 户影龙王恨富源喜钓郎 钓场二手野钓视频茶馆 摄影贴图钓技

    精彩推荐:

  • 路亚 广西版 钓草鱼 钓鲤鱼 浮漂
  • 高级搜索
  • 钓友文苑
  • 古今钓谚
  • 中外williamhill中国版
  • 食鱼之福
  • 钓友文苑
  • 养生保健
  • 【 渔人之家 】岁暮残年,收官之钓!

    2013-11-16 13:58:41 来源:中钓网 作者:青山渔人a 【 】 浏览:3052次 评论:0
        【 渔人之家 】( 原创首发 )岁暮残年,收官之钓!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金秋时节遍地黄,

        丹桂飘香醉满楼。
        枯叶似雨落无声,
        泪别吾兄归西途。

        2013年11月10日,我的大表哥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终年78岁零52天;在这个万紫千红的世界里,他只度过了人生中的28.522天。你看,这是多么一个可怜的数字啊!人的一生怎么这么短暂?与那浩翰的星空相比,我们人类是多么的渺小,犹如沧海一粟。

        当大表哥的遗体摆放在殡仪馆一号追悼大厅的鲜花丛中时,我按照家乡的风俗,第一个走近他的身旁,用我温暖的右手抚摸了一下他冰凉的手心,又握了握他僵硬的手腕,见证了大表哥的手指是张开着的。这是故乡的一种传说,逝者撒手西去时,如果张开着手指,表明他没有带走创造的财富,给下一代人留下了发财的机遇。就象一位名人曾说过:“人类降生时是紧握着双拳来的,显示了生命从零开始时就要抓住一切;当生命结束之时,就松开了双手, 把一切的积累留给了人间,把一生的追求还给了世界。

        当我看到液压输送车将大表哥的灵柩投进焚尸炉里时,熊熊的火焰瞬间将大表哥吞噬,包括他的远大理想,辉煌人生,无言遗憾。此时,我的脑海一片空白,心中一阵颤抖,泪水夺眶而出。

        岁月的长河,冲刷走了我的许多记忆。但是,大表哥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个强大的对手, 他的点点滴滴,我都时时刻刻的关注着。

        说实话,我在孩童时并不喜欢大表哥,正因为他太优秀,太高大,太完美,让我十分嫉妒。他从读小学一年级起就是尖子生,“好学生”的光环一直伴随着他走出校园,各门成绩总是铁定的第一。高考时美梦成真,顺利的考入了“北航”和“沈空”。

        他的容貌极象国家功勋级的男排主教练汪嘉伟,他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中鹤立鸡群,是我们这一代表弟表妹中的楷模。大表哥就象一座耸立的高山,让我们无法超越;象塔楼上的金顶,让我们在攀登时望尘莫及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常言道:“望子成龙”!这是天下每一位父母亲的期盼。可是,我的父母亲常常拿着大表哥的这把标尺来检测我,用这面镜子来对照我,用这个好榜样来督促我发奋向上。记得读初中三年级时,市里举办了一次语文竟赛活动,为了能拿到好名次,一时间放松了数学的学习,结果初中毕业预考时,数学只考了
    68分。在查找其根源时,母亲偏激的认为,是教语文的陈老师送给我的一本《红楼梦》和一副竹渔竿,才分散了学习精力,浪费了学习时间,造成了成绩下滑。母亲一气之下,砸碎了我心爱的渔竿,一把撕醉了我最珍爱的名著《红楼梦》第七十回——“林黛玉重建桃花社,史湘云偶填柳絮词”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母亲的一砸一撕,在我成长期的道路上发生了激烈的碰撞,并在我心底的隐形深处撕扯出了一道不深不浅的裂痕。从此,我再也忍受不了母亲的“紧
    箍咒”,再也不愿意依偎在母亲温暖的羽翼下享受呵护。我暗暗发誓,一定要发奋学习,冲出围城,把年少的美好梦想,远大的抱负,和狂躁不安的情绪轻轻的装进行囊,目标朝着太阳冉冉升起的地方冲去。那怕做不了一只博击暴风骤雨的雄鹰,也要放飞出去做一只低空飞行的燕子。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七年之后!

    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从1969年1月起,前苏联赫鲁晓夫大搞霸权主义,苏军在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的珍宝岛上,曾3次大规模的武装入侵进行挑衅,苏
    军出动飞机,坦克,装甲车,指挥车,大炮突袭珍宝岛。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正确领导下,沈阳军区某部积极备战和精心策划。仅用了轻便武器,无后座力炮,火箭筒进行自卫反击。一举击毁了苏式坦克和装甲车17辆,击毙击伤敌人250多名,缴获大量的武器装备,军需物资,痛打了北极熊,创造了一个弱小的中国战胜了强大的超级大国的典范。 
       
        1969年3月下旬,北京春雨凄凄,低温潮湿。雨丝,滴醒了蛙鼓,滴醒了沉睡一冬的原野;冷风,摇曳着北海,摇绿了柳枝上的新芽。在中华人民共
    和国最高军事机关的三楼小会议里,一位英俊飒爽的军官正在向首长移交着,在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缴获的苏军大批战利品,我和政治部的马干事是奉命前去参观采写战况的。

        当我细细观看着苏军带着斑斑血迹的灰泥长大衣,炮弹炸醉了的长统皮靴,子弹击穿的瓜皮泥帽,被装甲车车轮碾压变了形的腰型铝制品饭盒中,还盛装着发了霉的土豆烧牛肉的残余,一部银灰色的军用相机裸露着长长的胶卷,一把军用匕首的刀刃上鲜红的血浆早已风干......,可见战争的激烈和残酷,令人毛骨悚然。

        那位前来移交战利品的军官,是沈空的作战部的参谋。当我在签到簿上看到他的尊姓大名时,不禁心喜若狂!一声“大表哥”的呼喊声,打破了小会议的寂静。两个表兄弟在这种场合相见,第一次握手和拥抱,真是喜从天降,千载难逢的巧遇。

        几天后,我国政府于3月29日就“珍宝岛自卫反击战”发表了《中苏边界问题》的重要声明,用铁的事实,无情地批驳了前苏联赫鲁晓夫新沙皇的反动嘴脸。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日夜奋战,以最快的速度拍摄了《珍宝岛不容侵犯》的新闻纪录片。我接受了三家报社的邀请,前往北京小西天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小礼堂观看了此片,并写出了三篇观后感,“是‘忠于’还是背叛?”,“打得好!”,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的赞歌!”相即见报,
    (后两篇短文,分别在两家报刊上同一天刊登)。

     
       
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又一个七年之后,我的父亲确诊为胃癌晚期,经过痛苦的抉择,我决定调回武汉尽一份孝心。大表哥也因身体欠佳而转业,被安置在省直局机关担任
    领导工作。从此,除了尽心尽责的做好本职工作,经营好小家庭外,每逢节假日.周末,东湖就是我们表兄弟休闲垂钓的乐园。我俩各自购买了一张东湖williamhill中国版的年票,在东湖畔与渔为乐,与渔会友,与渔健身。也从中摸索总结出了春钓浅,夏钓深,秋钓近,冬钓缝(荷叶林的缝隙中)的12字经。春夏两季玩20多米的长炮钓远博大物,秋冬两季玩传统钓挂红虫荷叶林中擒板鲫,早晚时分挥路亚喜钓大翅嘴,三伏天抛海竿激战大鲢鳙,清明过后黑肥蚯蚓钓鳝鱼,夜钓香-臭干子擒黄颡鱼,......。







       

        岁月如流星,
        年华似流水。 
       
        今年9月15日傍晚,我刚从东湖williamhill中国版回到家,就发现邮箱上的小红点在闪烁,我急忙打开一看,原来是大表哥的的女儿婉君发来的电子邮件。婉君先客套了一番后,便向我介绍了他的79岁老父亲的近况。大表哥“因长期患1型糖尿病,即有酮症倾向,需依靠外源胰岛素生活。因糖尿病性白内障,视网受到损害,视力出现障碍,由于看不清漂相,已经有7年没有williamhill中国版了。因糖尿病引起病发症,双肾.心脏衰竭,双腿肌肉出现了溃烂,......。”已是人到岁暮残年,日落西山,时日不多。
    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大表哥“想在中秋时节,天高气爽之时,邀请我陪同他到武汉长江岸边去甩海竿,钓鲶鱼。想再听一听鲶鱼上钩后,拉动渔竿引起铃铛摇晃时发出的
    清脆的声音”,再看一看近几年新建的几座长江大桥的美景。然后,想把他使用过的,九层新的钓具赠送给我们钓友群里需要的钓友。
    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我看后,泣不成声!这一石,激起了我心中的千层浪。试想:7年没有williamhill中国版了,对于有着30多年垂钓经历的人来说,简直是太残忍了。但是,大表哥
    也是一位敢做敢当,天马行空,不按常规出牌的人。
    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曾记得,1976年9月9日,中国人民伟大的领袖毛主席逝世,全世界为之震惊,全党全军全国处在深深的悲痛之中。哀悼期间,禁止一功娱乐活动。可
    是大表哥偏偏在这个重大的原则问题上一意孤行,竟与一帮铁杆钓友结伴同行去东湖垂钓,结果参入者全部作了自我批评,受到了批评教育。试问,为了williamhill中国版,连自己的政治生命和前途而不顾,这算不算“天马行空”,不按常规出牌?

        曾记得,若干年前的春季,临近清明,正是板鲫产籽的时节。那天春风徐徐,细雨斜斜,燕翅剪绿了柳堤湖畔,蛰伏了一冬的枝桠上啄破了发芽的壁壳。我们一行6人去洪山X渔场垂钓,买了20元的williamhill中国版票后,筑好鱼窝,调好鱼漂,钓起了6尾板鲫。正当心喜若狂时,突然,走来几人通知不让钓了,否则没收钓具,罚款5000元。 俗话说:“强龙斗不过地头蛇”,当时有人指出,这是新来的承包人与地头蛇合伙做的笼子搞欺诈行为。不少钓友害怕惹事上身,只好忍气吞声,自认倒霉,纷纷收竿走人。唯独大表哥稳坐williamhill中国版台,令我们5人也按兵不动。临近中午,突然,来了4个彪形大汉,强行没收了大表哥刚用1500元购买的进口williamhill中国版竿,声嘶力竭地咆哮着:“要罚款5000元。”

        面对虎视眈眈的壮汉,大表哥泰然自若,不急不忙的掏出手机,摁通了110的电话,并大声举报:“洪山X渔场有4名歹徒在抢动,请快速出警抓获。”4个彪形大汉听后连忙放下williamhill中国版竿撒腿就跑,边跑边说:“您是爷,算您狠!玩不赢,咱认输。”原来,他们是一群敲诈勒索的地头蛇。
    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曾记得,今年8月18日,我去拜访大表哥时,他正在清理一个军黄色的旧牛皮箱,里面收藏着他各个时期获得的军功章.奖章.奖状.证书,我粗略的数了数竟有87件套。其中有一个档案袋里装着一个红皮证书,竟是在本系统内williamhill中国版比赛中获得的第二名,可见大表哥是多么的珍惜这个老二的荣誉。大表哥手捧着红色证书,还一字一停顿的,上气不接下气的,向我讲述着当时博大鲩鱼的激动场景。多么怀念当年放一钓线于碧波之中,拂竿垂钓在宁静的湖畔,全神贯注的盯着红头漂跳动的情景。

        岁暮的大表哥想要到长江大桥岸边江钓.观光,这也是他人到残年的收官之钓。我于9月17日晚,把婉君的邮件转发给了钓友老王。老王是个见多识广的人,善于策划各种活动,便立即提醒我:“先做一个预案,制定一个可行的计划”。

        浩浩长江,奔腾不息,流经湖北1000多公里,它从武汉市区的心脏穿过,把武汉切割成一市三镇。千百年来,她曾给江城两岸人民造成了望江兴叹,无以跨越。自从“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”,勤劳勇敢的湖北人民已经在中心城区上架起了八座长江大桥。每一座跨越长江的大桥,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,一个伟大的里程碑。

        根据近期江钓者鱼获的战况,我选择了3座新建的大桥( 武汉长江二桥,二七长江大桥, 天兴洲长江大桥)作为大表哥“岁暮残年,收官之钓”的钓点。我还在百度上收集了相关资料,并打印在手,做足功课便于大表哥临时提问.作答.观看。江钓的时间:定在9月19日中秋节那天。并邀请了4位江钓高手,自带海竿,自备饵料——活泥鳅擒大鲶,参加陪钓。晚餐:定在“上上鲜鱼村”酒店,为大表哥祝寿庆生。晚餐后,先登武汉长江大桥观看夜景,再登“黄鹤楼”赏月。

        我把精心策划的这一“预案”,立即给婉君,钓友老王,陶队,高工,“快嘴江河”分别发去了电子邮件。他们的回复都表示赞同。只是婉君在回复中提出:“江钓.观桥.赏月活动中,一律不准拍摄,”还特别强调这是大表哥的意见。
       
        中秋节那天,武汉的天气真给力,阳光澄澄,天空蓝蓝,云彩淡淡,碧水清清,远山如黛,近景如画,真是一个外出旅游,访友,垂钓的大好时节。 

    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一,武汉长江二桥
    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武汉长江二桥,(公路桥)全长4678米,主跨400米,双塔高153,6米,桥宽26.5米,双索6车道,1995年6月19日建成通车。


      
        



        中秋节那天三更时分,钓友老王驾驶着私家车载着陶队,高工,“快嘴江河”和我,18支海竿和1.5斤活泥鳅(分成3份),第一站是夜奔“武汉长江二桥”。钓友老王不仅驾驶技术一流,还是武汉的活地图。在武昌四美圹背后的那一片昏暗的街灯下行驰,在那纵横交错的棚户区的小巷子里穿行,那真叫人赞不绝口。我们到达“武汉长江二桥”时才03:46分。江边的树林里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在老王的手电筒照射下,我们迅速选好钓位,撑起海竿,挂活泥鳅,抛竿入水。警官出身的陶队艺高人胆大,和高工孤身二人独钓武汉长江二桥。 

        二,武汉二七长江大桥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武汉二七长江大桥,(公路桥)是世界上最大跨度的三塔斜拉桥,和世界上最大跨度的结合梁斜拉桥。该桥全长6507米,主桥全长2922米,主桥通航孔两个主跨均为616米, 引桥长3585米,主桥为双向6车道,有效宽度28米,2011年12月31日建成通车。


     
      




        喧嚣了一天的城市还在梦乡里沉睡,马路上车少人稀,老王一路飙车,15分钟就赶到了第二站“武汉二七长江大桥”南岸的桥头堡,老王刚停稳车,便指挥着“快嘴江河”和我,“赶快背着海竿去抢占钓位。后面已有4个身背鱼竿,骑着电驴”的人飞奔而来了。”我们3人迅速地进入了阵地,挂饵抛竿。“快嘴江河”镇守此地,一边打着拳术,一边念着台词,自娱自乐。
    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三,武汉天兴洲大桥

      
        武汉天兴洲大桥,(公铁两用桥)是世界上第一座按四线修建的双塔三索面三主桁公铁两种斜拉桥。。主桥长4657米,主跨504米,上层为6车道公
    路,设计时速80公里,公路引线长5.1公时。下层为并列行驰四列火车,设计时速200公里,铁路引线长60.3公里,全桥共有91个桥墩,创下了跨度,荷载,速度,宽度4项世界第一,2009年12月26日建成通车。

       



      

        当东方刚刚泛起鱼肚白,我和老王就赶到第三站“武汉天兴洲大桥”南岸。这里是武汉市青山区一个火爆的游乐中心。中秋节当日来这里观光,拍摄,娱乐,垂钓的人们络绎不绝。这里也是我们江钓人的黄金钓点,因为长期在这里垂钓,对这里的地形,水情,鱼口,人缘了如指掌。我们刚把6支海竿挂上活泥鳅,抛进激流中去,随后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钓友们纷纷而来。眨眼之间,堤岸边海竿一字排开,昂首挺立,足有26支之多。

        3个钓点安排完毕后,我就拨通了婉君的电话,婉君说:她正“开着小车载着父亲走S蛇型线路,从武汉已通车的七座大桥上驶过,先从高处观看八座大桥的上层建筑,然后再到“武汉天兴洲大桥”下垂钓。

        3个多小时过后,婉君的小车才到达“武汉天兴洲大桥”南岸。只见大表哥坐在副驾驶席上满面红光,右手指着耸入云端的“武汉天兴洲大桥”激动的说:“太美了,比电视中的画面还要美!”此时,2列火车从头顶上呼啸而过,大表哥口里迸出了一句毛主席的诗词:“天翻地覆慨而慷!”

        这时,一支海竿上的铃声突响,“叮当叮当叮当”,清脆悦耳。大表哥听到铃声后连忙呼喊我:“快来扶着我去看一看!” 只见钓友老王喜笑颜开的握着大弯弓向我频频点头,示意我把大弯弓交给大表哥来拂竿溜鱼。大表哥毫不客气的接过大弯弓,水中的大鱼突然横冲直闯,只见大表哥使出全身的力气,左手握着弯弓海竿柄,右手摇着纺车轮手柄,大鱼发力猛冲时——就放线,大鱼喘息时——就收线,操作熟练自如。我和婉君一直站在大表哥的身旁保护着他,细心的观察着他的表情变化,也不忍心在他最高兴时刻,去阻止他这种过激的行为。收收放放无数次后,一尾大鲶鱼终于被大表哥溜翻了肚皮,老王连忙用操网捞起。只见坐在靠背钓椅上的大表哥,豆大的汗珠直淌,双手不停地抖,气息奄奄的说:“真是过瘾呀!”

       



        婉君给大表哥服完药后,一切回归平静。婉君正准备开车把大表哥送到“XX宾馆”钟点房去休息时,在“武汉二七长江大桥”下垂钓的“快嘴江河”打来了电话说:他“已擒获了一条约2.5斤的江鲶。”大表哥听后精神抖擞的说:“人生能有几回博?走,去‘武汉二七长江大桥’下垂钓。”

        我和老王立即收竿.装车,2辆小车一起出发,15分钟车程就到了二七大桥南岸。“快嘴江河”静坐在大树下的荫凉处,一边看守着6支海竿,一边挥动着6.3米的手竿玩传统钓,鱼护里有一条约2.5斤的江鲶和6条小鲫。

       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大表哥看了鱼获后,叫我收回2支海竿重新换上新鲜的活泥鳅,再由他抛投到江水中去。大表哥虽说7年没有垂钓,其钓技毫不逊色。他抛投海竿的姿式和技巧,仍然是那样熟练和轻盈。在等待鱼儿咬钩的时刻,大表哥仔细的阅读着我准备的,武汉建造的八座大桥的祥细资料,并大赞武汉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取得的辉煌成就。


        正当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笑着,靠近我旁边的一支海竿弯腰了,铃铛确没有一丝响声。我自以为是的说:“这是水下的暗流拉动了线组。”大表哥性情急躁的喊道:“是鱼,快扬竿!”我半信半疑的抓起海竿柄向后一猛抽,线组上没有弹跳的感觉。大表哥接过海竿柄静静的举着,默默地数着:1秒,2秒,3秒,4秒,5秒,......30秒仍无动静。突然,水下的鱼儿向前猛的一冲,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,拉出水一看,竟然是一条约2斤的江鲶 。

    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大表哥轻轻的告诉我:“鲶鱼喜欢在石缝中躲藏,觅食上钩后就钻进了石缝里不动弹,给人们造成了误判,以为挂底了就强行在石头上拉断线组,结果鲶鱼寻机逃脱了。我听后我恍然大悟!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时,婉君联糸的一家外卖送来了8份高档中餐食品,我将8份中餐食品放进了老王的小车上,请他载着“快嘴江河”,速去“武汉长江二桥”南岸与陶队和高工会合。 婉君开着车,载着大表哥和我紧跟其后。 我们到达“武汉长江二桥”南岸后,只见陶队的脸上流露出无赖的神情,他愤愤不平的说:“从4:00时到现在只钓了一尾鱼!”


           
      
        大表哥把陶队拉在他身边坐下,轻言细语的对他说:他“最近看了一个报道,仅长江上游的金沙江就有25座水电站,加上临近的各个支流,沿途建了不同类型的水电站上百个,大量的泥沙被拦截。加上沿江大范围的采石挖沙,河床冲刷严重,长江没有沙石泥,鱼儿就没有繁殖的场所,长江怎么还会有鱼呢?所以,国家应尽快作出‘综合利用和保护规划。”我们听后,交口称赞。也盼望“合理使用和治理长江的规划”早日出台。

    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吃过中餐,大表哥被“快嘴江河”搀扶着,正兴致勃勃的参观着“武汉长江二桥”的雄伟英姿。婉君从她的小车后备箱中取出了5只钓竿,4支海竿和1个钓椅,我给老王递了一个眼色,老王迅速的将这些赠品放进了他的小车后备箱里。我们都默默流着泪,确说不出一句感激的话。


        





        大表哥的乳名叫“中秋”,今天中秋节,是大表哥的生日。中秋节之夜的贺寿宴,在“上上鲜鱼村”酒楼举行,十分喜庆和热烈,丰盛和隆重 。  

        
      
        我特地邀请了钓友老王,陶队,高工,“快嘴江河”,婉君的一家5口人,为大表哥贺寿庆生。特别是老王和“快嘴江河”,自编自导自演的“贺寿”原生态的喜剧,(武汉人说黄陂话)似小品非小品,似相声非相声,似快板非快板,鱼龙混杂,滑稽可笑,诙谐有趣,赏心悦目,爆出了空前的笑料。只见大表哥乐得前倾后仰,喜泪盈眶,一个劲的叫喊着:高!高!高! 


      




        晚宴后,我和婉君搀扶着大表哥,乘着长江大桥桥头堡的电梯扶摇直上,三人倚靠在长江大桥的扶栏上,俯视着满城灯光闪烁,五颜七色,光影变幻,雕刻着城市的绚丽夜景。大表哥高兴得象个孩子,微笑时口水都滴在了洁净的白色衬衣上,我急忙用餐巾纸为大表哥擦去,胸前确留下了一条长长的湿印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我和婉君挽着大表哥的臂膀缓慢的来到黄鹤楼前,黄鹤楼灯光璀璨,华彩夺目;皓月当空,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,给武汉的夜景熠熠添辉,让人们沉醉在无比幸福之中。这时,表哥的手轻轻牵动了一下我的衣袖,把嘴唇贴在我的耳边,用低得只有我才能听得见的蚊声说道:“我写了一封亲笔信,放在婉君那儿,由她转交你。”正说着说着,大表哥老泪纵横,突然抱着我的头痛哭不止,发出的哭声是那样的悲伤和凄凉!过了好半天他才说出六个字:“老弟,我谢谢你!”


        大表哥去世后的第二天夜晚,我在给大表哥上香时,婉君把大表哥的亲笔信交给了我。信,经过了密封。我接过信后,全身冰凉,双手不停地颤颤惊惊的抖动着。我在大厅墙的旮旯里一个长靠背椅上落坐,小心谨慎的拆开信封,从里面掏出信笺,慢慢的展开后细细的默读着:

        “亲爱的吾弟,当你看到这封信时,我已经离世西去了,永远的离开了你们。其实,我不是你的大表哥,是你的亲哥,本家老二。 大姨父是开药铺坊的,大姨妈嫁给他后一连生了2个女孩。大姨父重男轻女,害怕后继无人,多次扬言:‘如果大姨妈再生下一个女孩,婚姻就立即解除。’大姨妈和我们的母亲密谋后,相继怀孕了。假如大姨妈生下的还是女孩,我们的母亲生下的仍是男孩,就私下交换。当时,武汉战乱,姐妹俩借机回到故乡生产去了。结果,假如就是事实。大姨妈抱着我回到了大姨父家,从此家和万事兴;大姨妈的三女儿也就成了你的姐姐。”这个秘密,是在报考“沈空”体检时才被发现的,我的血型有隐情。通过多次询问大姨妈后,才如实把真相告诉了我。但是,有一个先决条件,这个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。
        我喜欢樱花,也喜爱垂钓,每年清明节时,别忘了给二哥献上一朵樱花!别忘了把垂钓中的“新鲜事”讲给二哥听!”


        读到此时,我泪如雨下,大声的“吼”了一声:“原来是这样!”如梦方醒!!

        难怪父母亲在世时,从早到晚的在我面前唠叨着,大表哥长,大表哥短,我还曾无数次责怪父母亲“杞人忧天,把别家的孩子当个宝,把自家的孩子当根草!”父母亲总是不紧不慢的柔情回答我:“我们就是要把他当个宝!”常常引起我哭笑不得。
       
        难怪“姐姐”出嫁时,在举行婚礼的现场,大姨妈看到即将分别的姐姐,一时哭得比母亲还要死去活来,惊天动地!举行婚礼时,大姨妈与母亲并排坐在主席台上,一同接受着新郎,新娘的双双呼喊:“娘,请喝茶!”和跪拜。


        有人说:父母亲是一本书。我说:“那是父母亲用一生的心血作墨,用纯真的挚爱做笔,书写的一本厚重的,包罗万象的百科全书。我们做儿女的要读懂父母亲的这本书,谈何容易!那必须付出毕生的心血,全部的智慧,辛勤的汗水,和赤子的报恩之心才能真正读懂这本书。今日我才真正懂得:
      
        父母亲的唠叨,是儿可口的饭菜;
        父母亲的唠叨,是儿遮风的港湾;

        父母亲的唠叨,是儿远行的坚韧;
        父母亲的唠叨,是儿成长的保障!

        如今,故事的主人翁都已魂归故里,该是揭密的时候了!
    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人生没有重来,假如人生还有重来,我一定满足二哥的要求,再一次牵着二哥的手并肩登上北京天安门城楼,还是站在城楼正中央的栅栏处,远眺着正前方大气磅礴的正阳门(大前门),作词吟诗,象当年“初生牛不犊不畏虎”的那样,豪放的喊出:“天安门城楼,任我碾转,举目纵观东西南,瞧,谁能比咱?!”的诗句。
       
        生命没有如果,假如生命还有如果,我一定答应二哥的请求,一同伏案激书,共写一篇美文,一同署上兄弟俩的名字,发表在报刊上或者论坛上,让天下读者品读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昨夜的星晨已坠落,

        消失在遥远的银河。
        每当想起感动不已,
        那份情珍藏在心窝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作于2013年11月11夜—14日夜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最新最靓最全williamhill中国版资讯尽在中国williamhill中国版频道
    本站各栏目信息与网络保持同步每日更新
    中国williamhill中国版频道 Www.ChinaFishTv.Com
    中国williamhill中国版频道第二次免费有奖试饵已开始报名
    更多williamhill中国版原创精彩内容尽在钓友论坛
    关注中钓频道官方公众号:中钓网 微信号:chinafishtv001 为你分享最新的williamhill中国版文章,学习最新的williamhill中国版技巧。
    警告个别网站:转载本站作品请标明出自《中国williamhill中国版频道》及作者昵称,如再次发现转载本站作品不标注来源、裁减本站图片水印等不尊重本网站及本站会员权益的行为,中国williamhill中国版频道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!
    (责任编辑:admin)